民法总则与公司法的关系
基础知识

2020-05-07

在《民法典》修订完成之前,我国于2017年10月1日施行了《民法总则》。《民法典》预计2020年公布,《民法典》公布后,《民法典》总则篇仍然可以称之为民法总则(以下统称民法总则)。

民法总则与公司法的关系,是一般法与商事特别法的关系。民法总则第一章“基本规定”,第三章“法人”第一节“一般规定”和第二节“营利法人”均有关于公司的规定。

一、规定一致的,如何处理。

民法总则与公司法规定一致的,适用民法总则或者公司法皆可,但在处理公司纠纷时,一般应直接援引公司法的相关规定。

例如,《公司法》第22条第2款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民法总则第85条规定:“营利法人的权利机构、执行机构作出决议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法人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法人章程的,营利法人的出资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该决议,但是营利法人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

在处理公司瑕疵决议的撤销纠纷时,如果不涉及到善意相对人,一般应直接援引公司法第22条第2款的规定,而无需援引民法总则第85条的规定。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4条规定:“股东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符合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会议召集程序或者表决方式仅仅有轻微瑕疵,且对决议未产生实质性影响的,人民法院不与支持。”

如果人民法院认为决议无需撤销,可以直接援引该司法解释的规定。

二、规定不一致的,如何处理。

民法总则与公司法规定不一致的,根据民法总则第11条“其他法律对民事关系有特别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的规定,原则上应当适用公司法的规定。

但也有例外情况,即民法总则有意修正公司法的相关条款,在公司法修订之前,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

例如,《公司法》第32条第3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民法总则第65条规定:“法人的实际情况与登记事项不一致的,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

民法总则有意将《公司法》“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规定,修改为“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在这种情况下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

在处理公司登记事项与公司实际情况不一致,是否能对抗第三人的法律关系时,应当援引民法总则第65条规定,而不应当适用《公司法》第32条第3款规定。

三、公司法没有规定的,如何处理。

民法总则在公司法规定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内容的,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如果公司法及民法总则均没有具体规定,应当适用公司法的基本原则,公司法基本原则没有规定时,处理公司内部交易和外部交易时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的基本原则。

以下举例说明。

(一)关于公司决议撤销对依据该决议与第三人形成民事法律关系的处理。

《公司法》第22条第2款就公司决议的撤销问题进行了规定,但没有规定决议与第三人直接形成民事法律关系的处理。民法总则第85条规定:“但是营利法人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此时,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

(二)关于股东会决议给某一股东比实际出资比例更少的表决权,决议效力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第二庭编著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32页的观点是:“如果股东会决议不是按照实际出资比例,而是决议给某一股东比实际出资比例更少的表决权,那么该决议是无效的,因为该决议违反了公司法关于股权平等的规定,除非在章程中事先有明确规定,否则这种限制就属于违反法律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因而不能得到裁判的认可。”

但是翻遍整个公司法及5个公司法司法解释,并没找到关于股权平等的规定,而民法总则第4条平等原则,第5条自愿原则,第6条公平原则能更好地印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的观点,即决议给某一股东比实际出资比例更少的表决权,违反了平等原则和公平原则,如果章程事先明确规定,因为权利是可以放弃的,人民法院可以尊重自愿原则。

在人民法院处理涉及决议给某一股东比实际出资比例更少的表决权时可以援引民法总则的相关规定,否则法院判决没有具体的法律依据,会影响人民群众对司法案件公平正义的理解。

(三)关于股东会决议允许部分股东定向减资的决议效力的问题。

公司法对减少资本没有像增加资本那样有特别规定,公司法只规定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有限公司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股份有限公司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

例如,甲、乙和丙共出资人民币200万元成立某有限公司,甲实缴出资人民币100万元,乙实缴出资人民币70万元,丙实缴出资人民币30万元,甲、乙和丙分别享有公司50%、35%、15%的股权。现公司因经营需要,决定减资人民币100万元。

如果三分之二以上多数决允许部分股东定向减资,甲和乙完全可以通过三分之二以上的形式限制丙减资,如果甲减资人民币60万元,乙减资人民币40万元,丙被剥夺减资的权利。减资后的股权结构为甲出资人民币40万元,乙出资人民币30万元,丙出资人民币30万元,甲、乙和丙分别享有公司40%、30%、30%的股权。实际上就在丙不同意的情况下,改变了公司股权结构,增加了丙在公司承担的义务。

在处理公司定向减资的问题,公司法没有特别规定,民法总则也没有特别规定,公司法基本原则也没有相应的规定,而民法总则第4条平等原则,第5条自愿原则,第6条公平原则对此有相应规定,因为公司定向减资实际上增加了没有被允许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减资股东的义务,违背了平等原则和公平原则。

在处理公司定向减资的纠纷时,相关法院案例在认为公司定向减资需要经过全体股东一致同意时,基本上是用说理的形式,但光凭说理,很有可能得不到普遍认。适用民法总则第4条及第6条的规定,参照公司法第34条的规定,就为解决公司定向减资纠纷提供了法律依据。

对公司法和民法总则没有具体规定,公司法也没有原则性规定的时候,适用民法总则原则性规定的问题,在此不一一举例。公司的行为主要可以分为组织行为和交易行为,公司组织行为主要适用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民法总则有特别规定时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但公司交易行为,在公司法没有规定时应当适用民法总则及民法典合同篇的相关规定,民法总则及民法典合同篇没有具体规定时,适用民法总则及民法典合同篇原则性规定。通过结合公司法、民法总则及民法典合同篇的相关规定,就能更好地为公司纠纷提供法律依据。


版权声明:
本文采集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来同集立场,旨在分享,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来同集”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本来同集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法律实体和个人使用,必须经过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并自负全部法律责任。不得擅自使用本来同集名义进行转载或盗用本来同集名义发布信息。